桂屏如

2018-12-30 00:00:00 安徽文学2018年12期

袁良才

桂屏如作古久矣。

他是个裁缝,二县三十八乡出了名,远近的人都寻来找他做衣服。

他似乎就是为世人做衣裳而生的,长衫会做,对襟袄子会做,西装会做,旗袍也会做,连和尚、尼姑、道士的僧衣道袍也做得好。可以说,只要世上有的衣服款式,顾客想穿的,没有他做不出来的。

不服不行。

而且,桂屏如似乎并未拜过师,学过艺,这手漂亮活仿佛就是与生俱来,无师自通的。

桂屏如长得高高挑挑,白白净净,言语不多,他应该是个文弱书生才对,走出去,没人相信他竟是一个靠手艺吃饭的裁缝。

桂屏如在猷州老街上租了一爿狭窄却采光不错的店面,给人做各种衣裳,顺带着也卖布,生意好得有点出奇。斜对面的章裁缝是个老头儿,做了大半辈子衣服,却门可罗雀。说他做的裤子不是“兜裆”,就是里面能揣两只老母鸡。而桂屏如这边取衣服,得按先来后到的次序耐心等待,任何人不能夹塞儿,哪怕你出双倍的价钱。

但凡事都有例外。若是哪家老了人,或是着急嫁闺女,和桂屏如讲清楚了,他核实确有此事,那是可以通融的。

有一次,县保安团扩编,团长马广福巴巴地跑过来,找桂屏如协商,做二十套军服,五天之内取货,价钱随便。不想桂屏如立马回绝了,说,我又不是七仙女,一夜能织出十匹锦绢!马广福气歪了脸,但拿一个手艺人能有什么办法呢?

桂如屏是个勤快人,一下子闲不住,何况生意那么忙,他岂有一点余暇的时间?

不,桂屏如忙里挤时间,做别的:起早摸晚种菜园子,洗衣,烧饭,他还会纳千层底布鞋,打毛线背心。这真是一个比女人还细心、勤劬的男人。

不少女顾客见了桂屏如一面几面,都止不住从心底里喜欢着他。就有个别胆大的少妇,趁在店里量体裁衣的机会,把颤悠悠的胸脯直往桂师傅身上贴,他总是微红着脸,似乎无意中躲开。

像是从哪个角落刮出来的细风,街上渐渐起了流言,说桂屏如在给女客量衣时,爱动手动脚的。就有一個屠夫当众打了桂裁缝,他被打得鼻青脸肿,还见了血。桂屏如不解释,不还手,揩掉鼻血,照样默默地做他的衣裳。

从这年开始,每年腊月底快过年的时候,章裁缝总能在自家店铺的门缝里“捡”到一小袋钱,够他一家老小半年吃喝的。只是章老头脸上烧得慌。

桂屏如并非单身,他是有老婆的,只是人们极少看见她。

据说,桂屏如老婆还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上过洋学堂,生得也极漂亮——见过世面的人说,赶得上沪上的电影明星阮玲玉。

一次,大户人家召桂屏如上门去做全家过年的新衣裳,放假在家的千金小姐见了小桂师傅,就害起了相思病,以致茶饭不思,病卧在床。

父母得知女儿的心事,十分生气,他们坚决反对女儿“明珠暗投”,冯县长正托人给自己儿子来提亲呢,真是岂有此理!

结果,有一天,小姐从绣花楼上跳了下去……

桂屏如听说这事,二话不说,吹吹打打、一顶花轿娶走了小姐,并不嫌她已是一个下身瘫痪的人了。

天气特别晴好的时候,桂屏如会把老婆抱到后院里,让她舒适地坐在他自制的轮椅里晒暖儿。见过她的人说,可惜了一个美人儿。不过,她看上去很平静,身上穿着很别致的漂亮时装。

还有人见过,桂屏如在院子里给老婆演戏看,手眼身法步,有模有样;唱的也算字正腔圆,京剧味颇足。——他怎么又学会唱戏的呢?

演的是杨贵妃和唐明皇的事儿:“可怜你霓裳舞独擅风雅,酒醉后闭月羞花……可怜你今日里玉殒桃花。谢秋波止不转百媚无价,倒叫孤空辜负恩宠独加。唐天宝空坐了一朝天下,身不能庇一女辜负名花。卿一死且莫要将孤咒骂,夜台下谁怜你少妇无家……”凄凄切切,二人都流下泪来。

几十年过去,美人儿迟暮,老了,死了。

老伴儿不在了,桂屏如不久也死了。

往事,如风,似梦。

责任编辑 张 琳

安徽文学 2018年12期

安徽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来安排
黄金水果刀
约谈
干净
船家
墙上的星星
?
博彩现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