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雪 演员是被动的,没什么好挑挑拣拣的

2018-12-29 09:47:00 南都娱乐周刊2018年24期

陆茜

韩雪捧着一个保温杯坐在了我对面,开始了这次对话。撰稿人吕彦妮这样形容她和韩雪的谈天是一次“眼睛对眼睛的交流”:“她敢看你的眼睛,而且不仅是看,几乎可以说是牢牢抓着,抓着也不是为了攻击或者灌输,而是为了告诉你,我在这里,我会一直在,你慢慢说,你尽管问,我不会怕。”深有同感,韩雪不避讳任何问题,回答时总是直视着你的眼睛,你能感受到她的真诚与坦白,也能在她聊到某个科技专有名词时,看到她眼里闪着的光。一小时长谈结束后,我终于忍不出开口道出了从进门起就存在的疑问——那个杯身和杯底已经掉了漆,杯盖上的贴纸也褪了色的保温杯。据工作人员回忆这个杯子韩雪已经用了四年,不过也不用奇怪,“她一件衣服能穿七八年,比较节俭”。韩雪回应“家里新的杯子也有很多,但是我觉得这只也很好看啊!”音调有些像她曾配音过的卡通人物。

不用哭了!《演员》总冠军

“不光是我,女演员几乎都从头哭到尾”

舞毕,“大王,虞姬帮你,破釜,沉舟。”她遂挥剑自刎,一袭红衣,倒在项羽怀里,嘴角还带着微笑……

这出《西楚霸王》大约算是韩雪在《我就是演员》舞台上的谢幕,也为她从秋至冬一路过关斩将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点。

“我当时就说,赌五毛钱,总决赛一定是大历史戏。说白了,只有历史戏到最后能够镇得住那个场子。”提起这个总冠军时,韩雪口气轻松,说着自己的准确预言。其实这对她而言“不太沾光”,女性人物在历史题材中大多起“装点”作用,更何况虞姬在项羽面前总是弱势的。收官之作韩雪演起来“挺舒服的”,最初剧本中有“好多话都可以不用说”,都是起交代和串联作用的台词,她又恰好不是爱在台上说太多话的人,就删去了许多。史航和贾东岩也一遍遍地帮着梳理剧本,一句句地修正台词,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让韩雪觉得“每一句话说得都很有分量。”

“好不容易虞姬到最后不用哭了,轮到项羽哭去了,我觉得还挺好的。”韩雪知道网友对自己“老演哭戏”的评价。她也不避讳,大方表示自己也曾跟导演组探讨过,能不能演一个不同题材的戏,但事实上,在这个舞台上选择悲剧作品是不可避免的。韩雪认真分析道,从节目形式来考虑,现场观众需要浸入式感受,而“从戏剧冲突和戏剧张力上来讲,悲剧式的东西一定是最后力量感最强的。”其实不单单是韩雪,其他女演员也是情感戏居多,几乎个个都“从头哭到尾”。她也试着找出被误解的原因,“可能因为我每个戏都还不错,被大家记住了。”

如果不算现场即兴考题的话,韩雪在《我就是演员》中演了7个角色,她最喜欢叶蓝秋。记者原以为她会回答《金陵十三钗》抑或是《女儿谷》这几个格外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相比起它们,《搜索》就稍显逊色了。“我挺喜欢有现实意义的东西。有一些戏,它更像生活的浓缩和映射。”韩雪阐述了理由。故事的最后,叶蓝秋从窗户跳下,韩雪也像是跟着她坠落了,“我哭得已经不行了,就很难受”,她趴在垫子上,很久都没能缓过来。“现实题材的戏的力量感可能要比其他类型的戏,至少在演员体验上也会更强。所以即便那个戏有瑕疵,但我觉得还是挺好的。”

《搜索》的成型并不顺利,临时换的剧本不够成熟,“心都要提到嗓子眼儿那种,就是压力都特别特别大,但是好在大家也都扛下了。”这其实是个常态,演员从拿到剧本到正式录制往往只有1天的时间,时间紧、任务重,再加上录影到凌晨,“挺挑战身体极限的”。因为实在太累,韩雪一度有过“不去了”的念头,“中间我一直跟他们开玩笑,我说那一场如果没有导师选我,我不会等到复活的,我扭头就走了。”

韩雪参演舞臺剧《白夜行》,唱跳演都是对演员功底的考验。

虞姬是韩雪在《我就是演员》上的最后一个角色,终获今年总冠军。

想做一些让自己兴奋的事

“录专业性综艺比拍戏累多了”

《我就是演员》总决赛播出的晚上,韩雪正在进行音乐剧《白夜行》的第8场演出,她在年初接到邀请,几经犹豫,在看过剧本和听完两首曲子后才决定接下。“舞台对于演员来讲,那是最高规格的作品了。就是好莱坞的明星也想去百老汇演音乐剧,那才是真正考验演员功底的舞台。(音乐剧)又得唱又得演,那已经就是终极考题丢给你了。”舞台经验几乎为零的韩雪想要“咬咬牙试试”。“上舞台感受一下”也成为了她参加《演员》的原因之一。

韩雪今年没有接拍任何影视作品,她坦承是因为没有收到好的剧本,也不想把时间消耗在上面,她想做点好玩的事。反倒是一些综艺节目激起了韩雪的“兴奋点”,她将这些节目分成两类,一类是自己主观特别愿意上的科技类节目,“这对我来讲不是录综艺节目,就是好玩,就是有兴趣。跟一帮科学家打交道,看新东西,就是很开心。”另一类就是一些和专业相关的节目,她甚至会在节目上“给自己出一些难题,做一些挑战。”韩雪也没把这当成综艺,因为不能让自己松弛下来。

“我特别较劲。”《声临其境》总决赛,韩雪主动给自己“挖坑”,配七八个卡通人物,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收到《幻乐之城》的邀约,她刚有了个概念就应下,却发现现实和想象的差距太大,全息视效的技术难度高,场地和设备都有限制,整组人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扛了下来。“那真的不比拍戏(轻松),比拍戏累多了。我真的是掏心掏肺去对待,想尽一切办法希望它是一个好作品。”韩雪对所有事情都是这个态度,她反问道:“否则你去干嘛?”

很多关于韩雪的报道都在讨论她通过这些节目“撕掉标签”“摆脱人设”,而这事儿韩雪却看得更通透。记者问她担不担心会被贴上新的标签,韩雪坦言自己曾经抗拒“玉女”人设,也为“摘标签”费过心思,但她必须得承认“人类通过标签来认识世界”这个事实。在经历过几年的“无标签”阶段后,她坦然地接受了,“只是说,贴在你身上的标签第一是不是准确,第二是不是与时俱进,这个很重要。我不会去立一些所谓人设和标签,我觉得好的标签是通过时间,大家自然而然给你提炼出来的。如果是特别刻意地说,我要奔着那个去,其实挺累的。”

明年的计划?再说吧!韩雪已经订好了元旦休假的机票,“工作这个事儿可多可少,你要真想停下来也没什么停不下来的。”

?
博彩现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