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之下,岁月走过某些瞬间(组诗)

2018-12-29 02:43:46 安徽文学2018年12期

北乔

处 暑

从酷热到清凉,一首平缓的乐曲

只是萧杀的前奏,明知

寒冬已在路上,人们还是

贪恋这秋凉的不怀好意

一把温柔的刀子,正在

试探风的温度

这是南归的玄鸟留下的恐惧

走在树下的那个人

并不知道树影如鞭似剑

伤痕,会在某个冬夜醒来

这时的阳光,真的很好

酒不再烈,天空满怀慈祥

没有伤悲之心,秋天就和

春天一样美好,更有韵味

目送万物踏上重生之路

把秋品出激昂的诗意

岁月,是敌是友

从云间而来的雨滴,比我们更知晓

看那些正在老去的草

优雅,如一根根琴弦

白 露

夜,搂着世界全部的秘密

夜的女儿,怀揣时光

以及时光之外的所有激情

不与人类分享,只交给万物

天亮了,花草树木满含泪水

成千上萬的泪珠

明亮透彻,阳光四处询问

夜,保持沉默

是的,秋无力再矜持

在冷漠之前

滴下万般的柔情

每一滴,都是秋的一个梦

人类只能愕然

任凭灵魂被打湿

秋风阵阵

无数匹马奔跑起来,白色如水的马

寒 露

无数温润的眼睛

被秋风飘零,摔落大地

时间,一手扼杀,一手放生

一滴泪,滚烫滚烫

爬到脸颊,冰冷

白骨一样死去

万物的愁绪

生出白发

越过草原,荒野

鸿雁终将拥有南方,温暖的

异乡人裹紧单薄的衣裳,好似

盐碱地上一根黝黑的电线杆

正被苍茫风干

霜 降

满天的星光落进花园

多少人的梦想一夜愁白

天空摊开灰白的桌布

坐在枝头的醉汉摇摇晃晃

转身离去的秋风一声叹息

山羊失去方向

迷失在白色的羊群里

这个世界坐化成一只巨大的白羊

谁是牧羊人

阳光倒在河滩上

秋草在盐碱地作最后的演讲

时间像狗一样忠诚

擦去大地上所有的谎言

冻结小沟大河

道路扭曲身躯开始蓄谋已久的流动

立 冬

雪地很白

兔子很白

脚印很白

我站在白色的世界

黑发,黑眼睛,黑风衣

把自己穿成夜晚

粮食与农夫,围在火炉边

怀念庄稼地,布谷鸟在哪里过冬

从一条路到一条路

从一种律动到一种律动

年轻梦想的风帆,一头栽进大海

像老去的稻草,被波涛扔在滩头

呻吟与月光,一起爬上贝壳

冬天,坐在岁月的废墟上

葱绿的枝条,白发丛生

沉闷的马蹄声中,雪落甘南

与明亮的目光,一起下沉

冬天,远道而来的骑士

紧握房檐下的冰凌

被风雪攻陷的草原,连同

谎言,结束了喋喋不休的日子

无数的旗帜倒下,白色的蝴蝶飞起

狗坐桥头,一只黄狗

吠声顺着炊烟爬向天空

在谢世的人们面前,时光是

孤独的过客,喧嚣中走出静寂

灯下,母亲剥花生

门上的耳朵,望着远方

我和冬天,走向高原的山巅

去完成纯真的假动作

小 雪

含着泪,含着光

你是谁的脸庞

捧在掌心

化在目光里

我记住了你幸福的忧伤

带着娇嫩,带着清透

你是谁的翅膀

卧在枝头

融在呼吸里

我记住了你轻盈的飞翔

唱着飘逸,唱着灵动

你是谁的小雪

走在初冬

站在心尖上

我记住了你害羞的模样

冬 至

温暖在门后张望 阳光

跃跃欲试 心中的栏杆

坚硬的黑暗之河

希望 在山顶挥动旗帜

雪花 冬天最可靠的情人

白天的蝴蝶 夜晚的星光

这一夜很长 孤独陪伴高原

寒风中 我的衣领僵硬

阴极 阳至

我们都在轮回的路上

干枯的麦草堆

已醉在绿油油的麦浪里

小 寒

向上的刀子,交给冬天

风雪擦出呜咽的曲调

寒冷,在身体之外

门已生锈,那就不去推开

冰寒,会在万物上刻上自己的名字

与时光进行短暂的访问

炉上的炭火

温暖地注视这一切

收紧肌肤,有多少崩溃

就有多少新的命名

那些剥蚀,展开纯净的容颜

树皮苍老,一身无助

向下的树根,如暗河奔涌

冬天持续多久,积聚

就会持续多久

下沉,是另一种上升

无边的旷野,巨大的舞台

对视坚硬的冰块,然后离开

折叠一些记忆,该休眠就休眠

那些飞舞的雪花,哈出的寒气

终会成为心头的轻雾甜润

大 寒

红润的唇

赶不走颤抖的侵扰

无雪的今天

冬天依然写下自己最得意的名字

那些鲜活的梦,此时

像露宿街头的乞丐

路灯,也已沦为寒冷的帮凶

风,无处不在的刺客

无论如何黑暗

星群还在那里,还在发光旋转

对于一棵树而言

冬天与春夏秋一样

都将是匆匆而过的流浪者

冻土之下,小虫子开始温暖气息

我将我引向自己的那团火

只要愿意,谁也无法阻止

安徽文学 2018年12期

安徽文学的其它文章
格物
遍地槐花(短篇小说)
那花姐
插地香
淘汰
有关马的札记
?
博彩现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