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媒体称隆胸填充物致癌风险高:全球已知615例个案

2018-11-28 14:58:35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11月28日报道 海外媒体称,国际调查记者联盟与多个媒体联合发表跨国乳房植入物相关情况调查报道,揭露即使是著名植入物生产商,都会使用未达医学临床应用级数的材料。因为植入物破裂、渗漏,而导致的疼痛及免疫系统疾病、罕见癌症等事故繁多,当中以全球数以百万女性隆胸所用的绒面填充物致癌的风险最高。

据香港《明报》网站11月27日报道,2017年全球约170万女性隆胸,同时有17万人要再做手术取走乳房植入物。媒体报道称越来越多科学文献指出,绒面隆胸物料与罕见癌症“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ALCL)有关,全球至今已知615例个案,其中16人死亡。

报道称,在法国,85%隆胸妇女都是选用绒面填充物,法国国家药品安全管理局建议整容医生,在调查出绒面填充物与罕见癌症的关联前,先改用平滑面的隆胸填充物。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今年3月曾发出警告,指接受绒面物料隆胸的女性,有罹患ALCL的风险。FDA报告指出,绒面填充物表面较为粗糙,可能对某些女性产生刺激反应而导致发炎,促进淋巴瘤增生。另有理论认为,绒面容易积存细菌,导致长期感染,并演变为癌症。

报道指出,此外,由于各国监管不够严谨,生产商也隐瞒隆胸伤害报告,民众不够了解隆胸材料风险的广泛程度。

【延伸阅读】新西兰名模悲情分享:隆胸这条路请三思而后行

中新网9月4日电 据新西兰天维网报道,“实际上它们毁了我的生活”,花花公子(Playboy)23岁的模特莎拉·哈里斯(Sarah Harris)说,她恨那些乳房填充物。

她是光焰四射的模特,通过隆胸手术将自己的乳房罩杯从原有的C提升到了DD(相当于F罩杯)。但是在莎拉看来,乳房里的那些填充物一点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好处,她能感受到的是不安全感和难以忍受的痛苦。

行业压力下的肿块

两年前,模特行业的高压力带来的饮食和作息混乱,导致莎拉的胸部出现肿块。于是她不得不通过手术清除肿块——手术的原因导致了她的胸部出现大小不一的情况。迫于职业的压力,她决定接受隆胸手术。

莎拉勇敢揭示了在这个如履薄冰的模特行业里,她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我身上的花费真的是太多了。我不能继续承受这些费用了,我的身体同时也承受不了。我彻底地暴饮暴食,然后又彻底不吃。在拍摄之前我基本上都处于饥饿状态,拍摄之后我又开始吃。”

“因为我体重的波动实在太大,体现在胸部就是肌肉组织紧缩并向上移动,导致胸部组织损伤。”

看完医生,莎拉需要立刻接受清除肿块的手术,以免恶化成癌症。于是她被转到外科专科医生那里。“我当时真的是特别难过,真心特别沮丧。”

迫不得已的隆胸手术

莎拉表示,在得到Playboy的拍摄工作之前,她已经因为“胸部紧缩”的原因(没有接到工作也没有收入)快要饿死了。而在肿块切除手术之后,“因为在杂志里,他们都认为我天生拥有C罩杯,然而我又不能让Playboy只拍我一边的胸部。这一切发生得都太快了。”

“我没有做好足够多的(隆胸手术)前期资料收集,而这些是我本来应该要做的。主要原因是我真的没有时间。其实从一开始我并没有考虑要做隆胸手术。”

莎拉表示,“我接受隆胸手术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在那段时间我接到了一系列的模特走秀工作。”

手术后的噩梦

然而,在接受手术之后,她的自我意识又陷入了关于身材的斗争中。“我讨厌它们(填充物),它们其实毁了我的生活。在公众场合,我总是穿着高领的衣服,想要把它们藏起来。”

她说,“我甚至不能说清它们给我带来的感受。我就是一直很在意,首先对于我的身体来说它们真的太大了;其次,它们的确给我带来了困扰。”

“我十分感激他们清除了肿块,解决了身体上的问题。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测量过我的胸部,我当初只是想把胸部做对称了,但是没想到填充物会让我的胸部变得那么大,我感觉压力巨大。”

莎拉表示,这些填充物同样影响到了她的职业。

“我通常都是走秀,而现在我做的更多的是商业活动。他们(商家要求)会强制勒住胸部,更具体地说是用胶条固定勒住胸部(达到完美地效果)”她说。

“因此我不得不暂停最近的拍摄,因为真的非常不舒服。我的罩杯是12D,与整个模特造型是不匹配的。”

对于隆胸手术的不适感,莎拉表示已经安排了另外一个手术,想要胸部变回原来的C罩杯。“我主要的目的就是想要缓解我胸部的疼痛,可以对于我的胸部感到更加自信。”

她说:“我想要分享这些经历,是因为我不希望有人重蹈我的覆辙。”

(2017-09-04 11:52:09)

中新网3月18日电 据“中央社”报道,法国国家癌症研究机构17日表示,某类乳房填充物和一种罕见癌症间有“明显确立的关联性”,法国卫生部长试图平息民众恐慌。

法国国家癌症研究院(INCa)表示,2011年以来,出现18起和硅胶乳房填充物有关的异生性大细胞淋巴瘤(ALCL)病例。

不过基于这种疾病的罕见性,法国国家癌症研究院表示没有必要建议取出填充物。

法国卫生部长图雷(Marisol Touraine)立刻出面灭火。图雷告诉记者:“我们不建议隆乳女性取出填充物。”她呼吁妇女不要“过度担心”。

图雷表示,目前没有任何特定品牌受到讨论。

【延伸阅读】英媒:研究称隆胸女性心电图检查易出错

参考消息网6月23日报道 英媒称,研究显示,胸部植入体可能让女性的心脏病诊断出错,原因是植入体材料会干扰一项重要的医学检查。

据英国《泰晤士报》网站6月21日报道,隆胸的女性据认为会有异常的心律,因为植入体内的硅酮不利于心电图显示准确的结果。医生们说,在作整形手术前先进行一次心脏检查可能有助于女性之后判断植入体是否影响心脏检查结果。他们敦促女性在进行心电图检查时主动告知医生是否隆过胸。

心电图通过心脏的电活动检查心脏,医生通常用心电图不同的波形查看心脏搏动的情况。这种方法可以帮助诊断冠心病、心律不齐以及心脏病发作。

不过,经常接诊隆胸女性的医生发现,植入体使医生难以用超声波找到心脏,因为超声波无法穿透硅酮。

因此,他们担心隆胸可能也会干扰电子仪器读数,于是请专家对比了28名隆过胸的健康女性与20名没有隆胸的健康女性的心电图结果。

他们事先没有告知专家们哪些人身上有植入体。但是根据他们提交的一份论文,57%的隆胸女性的心电图结果异常。

英国公主仁慈医院的心脏病专家、该研究的领导者索-西提恭·本说:“两组女性的主要差别就在于胸部植入体,因此我们认为心电图结果异常是植入体造成的错误结果。”

他说:“一种可能的解释是,植入体可能起到了屏障作用,干扰电活动从心脏到电极的传导。”

他提醒说:“医生应当认识到,带有胸部植入体的患者可能产生误导性的心电图结果。如果对诊断存在任何疑问,应当根据症状进行验血。”

(2017-06-23 12:04:11)

【延伸阅读】整容填充物感染 美女额头挤出超恶心脓包(视频)

你有没有想过做个整容手术?看过下面这个视频,你可能会彻底打消整容的念头。

泰国曼谷,小姐姐Nong Guang两年前在脸上注射了皮下填充物来除皱,两年后,那些填充物已经变得像橡皮泥一样柔软好捏,而且还能在脸上整块移动。

这个月的月初,小姐姐发现填充物揉一揉就会变形,而且移动的时候非常疼,觉得有点可怕,于是去泰国曼谷的Teeraporn诊所诊所检查了一下,发现填充物已经感染化脓,需要做急诊手术。

于是这场在局麻下的手术开始了……外科医生在小姐姐额头上切了一个小口,把填充物通过小口挤了出来。

视频在这里,会引起恶心反胃等严重身体不适,请自行决定是否观看。

请勿在工作、饮食环境打开!

整个手术用了约十分钟,这些恶心的填充物、脓、血等等混合物终于全部从小姐姐额头挤了出去,但在头顶留下了一个洞。

黏糊糊的一团,像被挤碎的果冻一样,挤出来还像大脑的形状,实在是太恶心了啊!!

让我以后还怎么吃那些吸的果冻!

小姐姐说,虽然头上多了一个小洞,但她很开心,问题终于解决了。

诊所的发言人说,最初注射填充物的整容手术不是他们做的,但现在他们已经修复了她的额头问题。

哦,对了,忘记说,这位小姐姐今年41岁。

(2017-04-20 14:19:28)

【延伸阅读】女星丰胸填充物爆裂 找终身质保医院已人去楼空

越南女歌手伊芙·陈日前结束海外演出乘机返回越南,然而突然感到左胸疼痛。她此后去医院检查,发现原来是做丰胸手术的填充物整个爆裂,变成令人恶心的黄色块状物体。当她前去找曾誓言终身质保的医院治疗修复时,才发现人去楼空。

伊芙的一名艺人好友日前在社交媒体脸书上公开并痛批此事。据介绍,伊芙感到不适后先是去医院检查,发现是丰胸填充物出问题后,立刻去联系了当初执刀的医生。令伊芙气氛的是,医生拒绝接电话,不断挂她电话。伊芙不得不直接顶着"半壁江山"跑到涉事整容医院要说法,结果医院早已人去楼空。

伊芙表示,7年前,她做丰胸手术时,医生承诺终身质保,如今却搞失踪。她先前去检查的医院问她要不要先动手术,但她相信自己有质保,去找当年做丰胸的医院比较恰当,却没想到遭遇如此对待。

所幸在新的医疗团队的帮助下,伊芙很快完成了手术,取出了爆裂的填充物。据报道,通常硅胶填充物受损后,应该先取出,然后等6到7个月肌肉组织等恢复后再进行二次手术放入新的填充物。但是伊芙碍于自己歌手身份,在征得医生同意后,在手术取出填充物后,就马上又放入了新的填充物。此后,伊芙康复顺利,已经出院。

(2018-11-04 11:47:49)

?
博彩现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