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阔大白云的日子

2018-11-21 19:44:58 十月2018年6期

庞羽

我们曾经年少。这是每一个人都会经历的过程。那时的我们,碎碎冰、漫画书、偶像剧、言情小说与武侠片。这大概是我们这一代人共同的青春记忆。如果用诗意的话来形容,那就是人之颟顸,世事了了,躺在草地上,数着白云的日子。这样的日子,有谁不爱呢。纵观人类历史,令人挂怀的,往往是那些没用的事,没用的东西,没用的情感。

关小月就是这样一个没用的人。说是没用,她母亲倚着她要钱,她朋友“我”靠着她度过漫长无聊的时光,可她依旧没用。对往昔岁月没用,对疾步奔跑而来的未来也没有用。这种感觉,相信许多年轻人都有。公司要打卡,房价日益上升,加班无止无休,物价居高不下,父母亲戚逼着相亲。到了深夜,身心疲倦之时,窗外霓虹点点,屋里只有吃剩下的、冰冷的外卖。数白云的人,无法想象白云下的生活,有山河,有峭壁,有惊涛骇浪。我们只是渺小的一个点,一个点,另一个点。只是这渺小的一个点,往往是从宇宙大爆炸时就决定的。每一个原子和分子,都经过亿万年产生,最后聚集为一个恒星,一座山峰,一条河流,一个我。所以,“我”是如此珍贵,我是一个瞬间,我也是千万年的永恒。在“我”之后,川流不息的车辆、源源不断的加班、鳞次栉比的城市,你会如此认为,它们都不属于我。可是,在浩瀚的宇宙中,这些东西何尝不是为你而来,为你而生,为你而存在。你剩下要做的,不过是消化它们。而宇宙爆炸组成了众多的瞬间,没用的人、事、物才构成我们的生活。

世有光万种,万种皆无名。我走在阳光下,深深浅浅的影子,疏疏密密的风,有时,我就差点跳了起来。为什么跳呢,为了那些没有名字的事物。这些事物多么美好,无法修饰的颜色,无以名状的泪水,无从定义的情感,甚至高远的天空之外,还有许多或大或小的星球,温柔地鼓胀着,撕扯着。它们都是为我而活,我也为它们映照千般。然而,我也会失落。宇宙多么澎湃,人是多么孤单啊。冥王星知道自己不是九大行星,会难过吗?

这是关小月思考的问题。也是董小宛一直在回避的问题。关小月寻找沈地主那把能丈量人类灵魂的衡尺,只是為了一个答案。问题是什么,也许是为什么活着,又为了什么而要活下去;也许是肉与灵之间,我们应该走到哪一端去;也许更简单,山海沉默,万灵缱绻,我又是哪一朵云镀做的。这些都是些没用的问题,却一直横亘在关小月的心里,如同一把衡尺。在《没人拒绝得了董小姐》里,董小宛做着应该做的事,嫁给了有用的人,只是在万物的神面前,她感到的却是汹涌的愧疚。董雪君有12支电动牙刷,而电动牙刷刷的不仅是一口白牙,而且还刷了你的眼睛,你的生活,你的前途,你的安睡之地。没有人能拒绝得了董小宛,也没有人能不附加条件地、完整地去接受她。这是生存的代价,也是有用的代价。一切的事物,面对宏大,面对广阔,都是湿润而温热的。看着33米高的观音像,一瞬间,董小宛也面对了关小月所面对的问题。这些是我们的爱,没用的爱,是我们的羊群,从不待价而沽的羊群。那我们的狼呢。我们的狼,曾经也是温驯的。真正的爱里也有杀戮,而真正恨一个人的方式,是先爱上他。

在高楼面前,我们的肉体是无用的。在效率与金钱面前,天上的白云也是无用的。在人生数十年中,青春之所以值得回忆,是因为它的绝大部分,是无用的。考试助攻,抄袭作业,互相扔粉笔,给老师起绰号,为了一个女孩子打出了鼻血,同时,还傻傻地认为,这恐怕是一辈子吧。这些日子,到了长大后,觥筹交错间,灯红酒绿时,都不会记起。而夜深人静时,窗外的霓虹照亮了桌上残留的外卖,那时,你还会想起一朵云,一块云,一大片云,它们要掉下来了,要砸中你了,要把你吃掉了。你咯吱咯吱笑了出来。那些有着阔大白云的日子,关小月奔去了,董小宛梦见了,而在苍骏的人世间,它们永远飘浮在某个遥远的天空。

?
博彩现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