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知公平、社区支持感与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关系

2016-02-29 17:17:32 旅游科学2015年5期

胥兴安 王立磊 张广宇

摘要:

本文基于社会交换理论的视角,探讨居民感知公平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的影响及作用机制。本文以山东省沂南县竹泉村为例,通过建立结构方程模型,对居民感知公平、社区支持感和社区参与旅游发展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实证检验。研究表明:(1) 分配公平、程序公平和互动公平分别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具有正向影响,社区参与旅游发展本质上是一种社会交换过程,在这种交换过程中居民感知到被公平对待,在互惠互利原则下,为了回报这种公平对待,居民会对社区旅游发展表现出更高的参与热情;(2) 分配公平、程序公平和互动公平分别对社区支持感具有正向影响,当公平感越高时,社区居民越会认为社区重视他们对旅游发展做出的贡献,越会感知到社区重视个人的价值观,越能感受到来自社区的支持和关怀;(3) 社区支持感正向影响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当居民感知到来自社区的支持和关怀程度越高时,其参与旅游发展的程度也相应越高。

关键词:

感知公平; 社区支持感; 社区参与; 旅游发展; 社会交换理论

0引言

当前,社区参与旅游发展是业界和学界关注的热点课题。社区参与既是政府及非政府组织介入社区发展的过程、方式和手段,也是社区居民参加社区发展计划、项目等各类公共事务与公益活动的行为及其过程,体现了居民对社区发展之责任的分担和对社区发展之成果的分享,更体现了旅游发展中的公平和民主理念(徐永祥,2000)。然而,纵观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的文献,以往研究更多关注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对公平的促进作用(Murphy,1985;Murphy,Murphy,2004;Willis,1995;Pigram,Wahab,1997;刘纬华,2000;黎洁,赵西萍,2001;李鹏,杨桂华,2010;左冰,保继刚,2008,2013;曹务坤,等,2014;王华,郑艳芬,2015;马东艳,2015;栗明,等,2015),缺乏居民感知公平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反作用的研究。换言之,社区居民感知公平是否会影响其进一步参与旅游发展的程度呢?如果有影响,不同层面的感知公平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影响及作用机制是否存在差异呢?对此学界缺乏深入研究。

组织公平感是成员对与自身利益相关联的制度、措施和政策等公平程度的一种主观心理感知(Niehoff,Moorman,1993)。依据Adams(1965)的结果公平理论、Thibaut和Walker(1975)的程序公平理论、Bies和Moag(1986)的互动公平理论,可将组织公平感分为分配公平、程序公平和互动公平三维度。因此,本研究将旅游社区中居民感知公平也划分以上三维度。

组织支持感是基于社会交换理论提出的,它反映了员工与组织之间社会交换的意愿(Eisenberger,et al.,1986)。其实,对居民而言,参与社区旅游发展也是一个社会交换的过程,因此也相应会存在一种来自社区的支持感。而在社会交换过程中居民感知公平是否会影响社区支持感?社区支持感与社区参与旅游发展之间又存在什么关系呢?尽管有学者已意识到社会交换理论在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研究中具有一定的解释力(王咏,陆林,2014;Ap,1992;Gursoy,et al.,2002;唐玲萍,2009;孙九霞,史甜甜,2010),但尚未通过该理论来解读感知公平、社区支持感与社区参与旅游发展之间的关系。

为此,本文以山东临沂竹泉村为例,从社会交换理论的角度,探讨社区支持感在居民感知公平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作用中的中介效应,构建了“感知公平→社区支持感→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的研究模型,探索感知公平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的影响机制,揭示感知公平、社区支持感与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关系的规律。

1文献综述

1.1社区参与旅游发展中的公平性

相关学者针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中的公平性进行了论述。Murphy(1985)、Murphy和Murphy(2004)指出,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将民意作为旅游发展规划的重要参考,进而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决策公平性。Wills(1995)指出,社区参与旅游发展意味着权力从主要决策者转向传统意义上不扮演决策角色的民众,反映出社区参与旅游发展能促进不同权力主体间的公平性。Wall(1997)认为,社区参与一直是旅游业可持续发展所秉持的理念,其最终是为了实现旅游社区居民能够公平地获得报酬。刘纬华(2000)认为,社区参与旅游决策能够为居民提供两方面的公平机会,一是物质环境层面的利益公平,二是社会文化层面的利益公平。黎洁等(2001)指出,通过提高旅游社区初始资源分配公平,可以有效改善现有社区居民收入分配不公平的状况。李鹏和杨桂华(2010)指出,社区参与旅游发展中,公平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参与权利的公平性,另一方面是分配权力的公平性。左冰和保继刚(2008,2013)指出,收益分配问题绝不只是单纯的经济问题,而是涉及社会制度和政治所安排的“正义公平”问题。曹务坤等(2014)认为,在民族村寨地区,社区参与旅游扶贫的法律机制需要得到完善,其本质目的是为了保证社区参与旅游过程中公平公正。王华和郑艳芬(2015)基于我国旅游法律法规条文的质性研究发现,社区参与旅游的权利仍未得到法律保障,言外之意,公平是社区参与旅游发展中亟待关注的问题。马东艳(2015)以桃坪羌寨为例,构建“旅游增权、社区参与和公平感知”3个变量的结构方程模型,研究发现,社区参与旅游发展显著影响居民的公平感知。栗明等(2015)认为,通过培养社区参与意识、提供相对均等机会、提升分享利益的能力等措施,才能促进社区有效参与生态旅游发展,进而实现生态补偿中的分配正义。

1.2组织支持感

国内外学者对组织支持感展开了广泛讨论。早期学者关注组织支持感的定义,Eisenberger等(1986)提出了组织支持感的概念,指员工对组织重视其努力,并关心其待遇的总体感知;Rhoades和Eisenberger(2002)考虑到情境因素(组织有利或不利的状况)在组织支持感中的作用;凌文辁等人(2006)通过工作支持、利益关心和价值认同进一步解读组织支持感的内涵。随后,相关学者对组织支持感的测量问题展开讨论,如Eisenberger等(1986)的单维度测量,Kraimer和Wayne(2004)的适应性、事业性和金融性三维度测量,宝贡敏和刘枭(2011)的制度支持、同事支持、任务导向支持等五维度测量。同时,组织支持感对员工态度及行为的影响是学者们关注最多的主题,Eisenberger等(1986)研究表明,组织支持感对员工满意、情感依附及组织承诺的正向影响;Loi等(2006)研究表明,组织支持感正向影响组织承诺,负向影响员工离职意向;Chen等(2009)指出,组织支持感越高,员工的角色外行为倾向越高;凌文辁等(2006)研究表明,组织支持感会促使员工产生组织公民行为;田喜洲和谢晋宇(2010)认为,组织支持感与员工主动缺勤行为间存在负相关关系。此外,部分学者关注组织支持感的影响因素,其中,工作待遇及工作条件(Zhang,et al.,2012)、公平感(Rhoades,Eisenberger,2002;Ambrose,Schminke,2003)和上级支持(沈伊默,2007)是最主要的影响因素。

1.3文献评述

通过梳理以往文献可知:第一,以往研究注意到了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对社会公平具有促进作用,但却忽视了感知公平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有逆向作用,即以往研究缺乏感知公平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反作用影响及心理机制的探讨,更缺乏社会心理学等相关理论的分析;第二,尽管组织支持感的提出为深刻认识组织与员工关系研究奠定了基础,但其研究领域仍有很大空间,尤其是在旅游社区这种半正式组织中的支持感有待于进一步深入探究;第三,虽然过去研究表明组织公平感对组织支持感具有正向作用、组织支持感正向影响员工工作态度,但鲜有研究考察社区支持感在感知公平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强度影响中的中介作用;第四,尽管社会交换理论是分析组织支持的重要理论基础,但尚未有研究从该理论视角剖析感知公平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的影响机制,即缺乏感知公平、社区支持感与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关系的探讨。

2研究假设及概念模型

2.1感知公平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的直接影响

分配公平理论强调,个体会将自己得失与他人得失进行横向对比,倘若感觉到是公平的,就会起到很好的激励效果(Adams,1965)。参与社区旅游发展的居民将自己与他人比较,如果差异不明显,他们会觉得分配结果是公平的,继而会以积极的心态参与到社区旅游建设和发展中。程序公平理论指出,当个体感知到分配程序或分配过程是公平时,就会具有较好的激励作用(Leventhal,1980)。如果参与社区旅游发展的居民意识到,旅游发展收益分配程序或分配过程表现为一致性、无偏见性、准确性和道德性等特征时,社区居民会产生强烈的公平感,继而受激励而持续参与旅游发展。员工在与组织的互动交往和接受信息时感知到被公平对待的程度即为互动公平,这种互动公平越高,激励作用越强(Bies,Moag,1986)。按照社区拟人化的思想,居民会将社区管理者或领导视为社区的代理人,如果社区管理者或领导对居民尊重,以友好公平方式与居民交流,社区居民会以积极态度参与社区旅游发展。因此提出以下假设:

H1a:分配公平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具有正向影响

H1b:程序公平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具有正向影响

H1c:互动公平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具有正向影响

2.2居民感知公平对社区支持感的影响

社会交换理论认为,个体行为受某种或明或暗的、能带来报酬或减少惩罚的交换活动所支配(Homans,George,1958)。在收益或报酬导向下,个体间交换行为过程会形成公平交换规范及文化价值观(马尔科姆,2000)。其实,组织公平是组织关心员工的一种支持待遇,这种公平性来自于分配公平、程序公平和互动公平3个方面。Rhoades和Eisenberger(2002)研究表明,程序公平是组织支持感最重要的前置变量,即程序公平正向影响组织支持感;Ambrose和Schminke(2003)指出,分配公平、程序公平和互动公平均与组织支持感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

就旅游社区而言,社区支持感(perceived community support)是居民对社区重视他们对旅游发展做出的努力和关心他们待遇的总体看法。依据Eisenberger等(1986)的经典研究,本文关注单维度的社区支持感。如果在分配、程序和互动3个层面的公平性感知越强,社区居民越会认为社区关心他们,认为社区对他们做出的努力表示认可和重视,越愿意与社区组织进行社会交换,即感知公平越强,社区支持感也相应越强;反之,如果不能获得在结果分配、分配过程和人际互动3个层面的公平对待,居民的社区支持感也相应降低。因此提出以下假设:

H2a:分配公平正向影响社区支持感

H2b:程序公平正向影响社区支持感

H2c:互动公平正向影响社区支持感

2.3社区支持感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的影响

Bowler和Brass(2006)指出,如果员工感知到组织所具有支持性,他们就会关心组织的利益,形成对组织的一种义务感。ODriscoll 等(1999)研究表明,组织支持感高的员工更具有责任心,更能关心组织的成长和发展,帮助实现组织目标,这会增强员工对组织的情感承诺,其留职意向也比较高。Susskind等(2000)认为,员工回报组织的责任感和情感承诺,会有效抑制员工的缺勤行为,也会有效增强员工的利他倾向。因此,组织支持感对员工积极性和工作态度具有正向影响。

就旅游社区而言,如果社区居民感知到社区对自己的支持感很强,他们就会对旅游社区的发展具有很强的责任心和义务感,从而有助于让居民产生对旅游社区的情感承诺,使居民表现出支持社区发展目标的行为,社区居民一般会选择参与社区旅游发展作为对社区支持的回报;反之,当不能得到旅游社区支持或社区支持感不高时,社区居民参与旅游发展的程度将会降低。因此提出以下假设:

H3:社区支持感正向影响社区参与旅游发展

为此,本文提出概念模型(见图1)。

3研究方法

3.1案例选择及数据收集

竹泉村位于山东省沂南县铜井镇,距县城12公里,古村占地93.7亩。依托竹泉古村翠竹、清泉和民俗旅游资源,竹泉村现已发展为集生态观光、休闲度假、商务会议多种功能于一体体现竹泉景观、沂蒙文化和民俗风情的旅游景区,创造了良好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2013年景区接待游客60万人次,旅游总收入6000多万元凤凰山东网站 http://sd.ifeng.com/travel/meilixiangcun/detail_2014_05/09/2245987_0.shtml。竹泉村(包括邻村)大部分居民都参与到社区旅游发展中,从事景区管理与服务、农家乐经营、旅游商品经营、农副产品销售等工作,为景区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劳动力。

本文研究对象是旅游社区居民,考察社区居民持续参与社区旅游发展的程度。课题组成员于2014年9月5日至8日,通过向竹泉村社区居民进行问卷调查收集数据。参与调查的社区居民包括:本村或邻村导游服务、餐饮服务、购物零售、环境维护、安全保卫等旅游服务相关人员。

3.2问卷设计及变量测量

调查问卷由感知公平(分配、程序、互动三维度)、社区支持感、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程度、人口特征(年龄、性别、学历、收入水平等)四部分组成。

变量测量均借鉴相关研究的成熟量表,邀请旅游学专家及组织行为学专家等同行专家对量表进行指导和建议,同时请英语翻译专业的研究生对量表中词句的翻译进行了校准(变量题项为7点式)。依据Colquitt等(2001)的研究,分配公平采用“您获得收入相对于您完成的工作来说,在多大程度上是适当的”“您觉得您的工作收入多大程度反映您的努力程度”“您觉得所获收入最终结果的公平程度”3个题项。依据Leventhal(1980)的研究,程序公平采用“分配过程考虑社区所有人利益的程度”“分配制度长期保持不变的程度”“分配过程遵循基本的道德底线的程度”“分配过程无偏向的程度”“分配过程对不同社区居民具有一致性的程度”5个题项。依据Tyler(1990)、Folger和Konovsky(1989)的研究,互动公平采用“社区领导对您权利的关心程度”“社区领导对您的礼貌和尊重程度”“社区领导对您薪酬发放标准的解释程度”3个题项。借鉴Eisenberger等(1986)对组织支持感的研究,社区支持感的测量采用“社区重视我为它做的贡献”“社区重视我个人的目标及价值观”“当遇到困难时,社区能提供帮助”“社区关心我的个人各个方面的情况(如家庭、身心健康、工作)”“我随时能得到来自社区的支持”“社区肯定我对旅游工作的努力”6个题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依据杨兴柱等(2005)的研究,结合本研究议题,经适当调整后最终采用“社区居民参与旅游发展态度”“社区居民参与旅游发展意识”“社区居民参与旅游决策程度”“居民参与旅游发展的日常自主管理程度”4个题项。

4数据处理及结果讨论

本课题发出调查问卷共300份,经适当引导和解释后让被访人员填写问卷,收回有效问卷187份,有效率为62.33%。人口特征统计如下表(见表1)。本研究使用Smart PLS2.0进行数据分析。

4.1测量模型

参考Fornell和Larcker(1981)的研究,重点检验测量量表的信度和效度。

4.1.1信度检验

各个变量量表的Cronbachs α均明显高于0.70,超过可接受的最小临界值(如表2),表明各量表的信度较高。

4.1.2效度检验

各变量每个题项的因子载荷均大于0.7,通过显著性统计检验,各变量的AVE均大于0.5(最小临界值),表明各变量具有较好的聚合效度(见表2)。AVE的平方根均大于各变量间相关系数的绝对值,且均大于0.5,表明均通过区别效度检验(见表3)。

4.2共同方法偏差检验

为避免各变量采用同一个被访者提供的信息所导致的共同方法偏差,通过Harman单因素方法进行检验。因子分析表明,在特征根均大于1且未做旋转的前提下,存在6个因子,其中最大因子贡献率为22.41%,小于50%的临界值,表明本研究通过共同方法偏差检验。

4.3结构模型、假设检验及结果讨论

内生变量社区支持感和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的R2分别为0.23和0.25,均高于Cohen(2013)对R2中等临界值的界定0.13,表明内生潜变量能够被外生潜变量解释的程度较高,结构模型的解释力较强。

通过进行Bootstrap检验(N原始=187,N抽样=1000),分析各变量间的影响系数和统计上的显著水平(见表4)。表4显示,分配公平、程序公平和互动公平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的正向影响显著,假设H1a、H1b、H1c得到支持。社区参与旅游发展本质上是一种社会交换过程,在这种交换过程中居民感知到被公平对待,感知其权利受到尊重,在互惠互利原则下,为了回报这种公平对待,居民会对社区旅游发展表现出更高的参与热情。此外,分析结果表明,居民分配公平感知(较之感知公平其他两个维度)更能促进社区居民参与程度(0.137>0.082>0.079),这是由中国现阶段乡村旅游从业人员所处状况所决定的。收入相对低下、社会地位不高和职业稳定性不强,使社区居民对旅游发展中的利益分配(尤其是眼前利益和现实利益分配)比较看重,所以分配公平在社区参与旅游发展中发挥着重大作用。

分配公平、程序公平和互动公平分别对社区支持感影响路径显著,假设H2a、H2b、H2c得到支持。同时结果也表明,互动公平(较之感知公平其他两个维度)对社区支持感的作用更强(0.159>0.081>0.048)。该结论与Shore和Tetrick(1995)的研究结果不尽相同。Shore和Tetrick(1995)研究表明,企业在进行资源配置时是否具有程序公平性,是产生组织支持感最关键的要素。可能的原因在于,Shore和Tetrick(1995)的研究以西方文化背景的组织为研究对象,西方文化更注重突出“法治”精神的程序公平。相较于西方文化,处于中国文化背景下的旅游社区居民,更看重与社区领导之间的互动关系,以获得来自社区的支持和关注。因此,当居民感知到公平(尤其是互动公平)越高时,其社区支持感也相应越高。

社区支持感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的影响路径显著,假设H3得到支持。其实,社区支持感对居民来说是一种外部资源。资源保存理论(Conservation of Resource)认为,如果资源缺失,个体会产生压力,如果这些资源能够得到补偿,个体就可以避免或是减轻压力(Hobfoll,1989)。如果不能得到社区的支持资源,社区居民压力会加大,直接导致社区参与的积极性降低;相反,如果能够得到社区的支持资源,社区居民压力感降低,进而提高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的积极性。

4.4中介效应检验

借鉴Shrout和Bolger(2002)的研究,利用Bootstrap 程序对社区支持感在感知公平和社区参与旅游发展之间的中介效应进行检验。基本步骤为:第一,在原始数据中,随机抽取1000个重复样本,通过拟合模型生成1000个中介效应的估计值并计算平均路径值;第二,将这些效应值按数值大小排序,估计95% 的置信区间;第三,如果95%的置信区间未出现0,则其中介效应达到显著水平。结果显示,3条路径的95% 置信区间均没出现0,意味着社区支持感在居民感知公平(分配公平、程序公平、互动公平)与社区参与旅游发展间存在中介效应(见表5)。

5结论、启示和贡献

5.1研究结论

(1) 分配公平、程序公平和互动公平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具有正向影响。也即是,当社区居民感知所享受到的旅游利益分成越公平,感知到利益分成的过程越公平,感知到人际交流和信息沟通越公平,社区居民越能积极参与到旅游发展之中。

(2) 分配公平、程序公平和互动公平正向影响社区支持感。可以说,当社区居民在旅游发展中的感知公平3个维度上感知越高时,社区居民越会认为社区重视他们对旅游发展做出的贡献,越会感知到社区重视个人的价值观,越能感受到来自社区的支持和关怀。

(3) 社区支持感正向影响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可以说,居民感知到来自社区的支持和关怀程度越高时,其参与旅游发展的程度也相应越高。

5.2管理启示

(1) 培养建立居民公平感知,以让社区居民充分参与到旅游发展中。分配公平方面,建立健全的旅游社区薪酬体系,保证社区成员能公平参与利益分享,公平接受旅游培训和旅游教育,公平地参与旅游市场竞争,这是中国现阶段乡村旅游发展中尤其要重视的问题;程序公平方面,保持旅游收益分配政策的稳定性、持续性和完善性;互动公平方面,建立人际沟通和信息交流制度,增进社区领导与居民之间的情感。

(2) 提高社区居民的公平感以增加社区支持感。中国乡土文化背景下,维护和谐的人情交往规则,合理引导管理者采取“人治”导向下旅游社区治理方式,进而提高居民对社区的支持感;通过社区教育,宣传法制精神,提高居民的程序公平意识,积极培育社区支持感。

(3) 增进居民的社区支持感,以提高社区居民参与旅游发展的积极性。旅游社区管理者应当积极筹划,为员工提供必要的支持和关怀,当得到社区的支持时,社区居民就会感到满意,更多地参与社区旅游发展。

5.3理论贡献

(1) 目前少有研究将感知公平作为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的影响因素考虑,本研究依据组织公平理论,以社区居民感知公平为前置变量,将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程度为结果变量,构建研究模型,有助于丰富和完善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影响理论框架。

(2) 本研究从社会交换理论的角度,分析感知公平对社区参与的影响机制,即居民感知的分配公平、程序公平、互动公平分别通过影响社区支持感进而影响社区参与旅游发展,这将有益于拓展和深化社区公平感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影响研究的理论框架,为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研究提供相应的理论基础。

5.4不足及展望

本文基于社会交换理论的视角探讨居民感知公平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的影响,但缺少其他社会学、心理学等理论的分析,将来可通过心理契约理论等相关理论展开研究。本文以山东临沂竹泉村为案例所得出的研究结论是否适合其他类型的旅游目的地,需进一步深入研究。本文依据Eisenberger(1986)的经典文献,关注单维度的社区支持感,这种支持感偏向于情感性支持,其实,McMillan(1997)将组织支持划分为情感性支持和工具性支持,未来可以将社区支持划分为两个维度进行中介效应的检验和探讨。

参考文献:

[1]宝贡敏,刘枭.感知组织支持的多维度构思模型研究[J].科研管理,2011(2):160168.

[2]曹务坤,辛纪元,吴大华.民族村寨社区参与旅游扶贫的法律机制完善[J].云南社会科学,2014(6):130133.

[3]黎洁,赵西萍.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理论的若干经济学质疑[J].旅游学刊,2001(4):4447.

[4]李鹏,杨桂华.社区参与旅游发展中公平与效率问题研究——以云南梅里雪山雨崩藏族村为例[J].林业经济,2010(8):120124.

[5]栗明,吴萍,陈吉利.公平,效益与和谐:社区参与生态旅游的法律价值及其实现[J].理论月刊,2015(4):151155.

[6]凌文辁,杨海军,方俐洛.企业员工的组织支持感[J].心理学报,2006(2):281287.

[7]刘纬华.关于社区参与旅游发展的若干理论思考[J].旅游学刊,2000(1):4752.

[8]马东艳.旅游增权、社区参与和公平感知的关系研究——以四川理县桃坪羌寨为例[J].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221):104111.

[9]马尔科姆·沃特斯.现代社会学理论[M].北京:华夏出版社,2000.

[10]沈伊默.从社会交换的角度看组织认同的来源及效益[J].心理学报,2007(5):918925.

[11]孙九霞,史甜甜.茶叶经济主导下的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基于社会交换理论的案例分析[J].旅游论坛,2010(3):299305.

[12]唐玲萍.对社区参与旅游发展可能性的理论分析:社会交换理论[J].思想战线,2009(S1):145148.

[13]田喜洲,谢晋宇.组织支持感对员工工作行为的影响:心理资本中介作用的实证研究[J].南开管理评论,2010(1):2329.

[14]王华,郑艳芬.社区参与旅游的权利去哪了——基于我国旅游法律法规条文的内容分析[J].旅游学刊,2015(5):7484.

[15]王咏,陆林.基于社会交换理论的社区旅游支持度模型及应用——以黄山风景区门户社区为例[J].地理学报,2014(10):15571574.

[16]徐永祥.社区发展论[M].上海: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2000.

[17]杨兴柱,陆林,王群.农户参与旅游决策行为结构模型及应用[J].地理学报,2005(6):928940.

[18]左冰,保继刚.从“社区参与”走向“社区增权”——西方“旅游增权”理论研究述评[J].旅游学刊,2008(4):5863.

[19]左冰.共容利益:社区参与旅游发展之利益协调[J].旅游科学,2013(1):114.

[20]Adams J S(1965).Inequity in social exchange[J].Advances in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2(2):267299.

[21]Ambrose M L,Schminke,M(2003).Organization structure as a moderator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rocedural justice,interactional justice,perceived organizational support,and supervisory trust[J].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88(2):295305.

[22]Ap J(1992).Residents perceptions on tourism impacts[J].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19(4):665690.

[23]Bies R J,Moag J S(1986).Interactional justice:Communication criteria of fairness[J].Research on Negotiation in Organizations,1(1):4355.

[24]Bowler W M,Brass D J(2006).Relational correlates of interpersonal citizenship behavior:A social network perspective[J].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19(1):7082.

[25]Chen Z,Eisenberger R,Johnson K M,Sucharski I L,Aselage J.(2009).Perceived organizational support and extrarole performance:Which leads to which?[J].The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149(1):119124.

[26]Cohen J(2013).Statistical Power Analysis for the Behavioral Sciences[M].London:Routledge Academic.

[27]Colquitt J A,Conlon D E,Wesson M J,Porter C O.L.H.,Ng K Y.(2001).Justice at the millennium:A metaanalytic review of 25 years of organizational justice research[J].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86(3):425.

[28]Eisenberger R,Huntington R,Sowa S(1986).Perceived organizational support[J].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71(3):500507.

[29]Folger R,Konovsky M A(1989).Effects of procedural and distributive justice on reactions to pay raise decisions[J].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32(1):115130.

[30]Fornell C,Larcker D F(1981).Evaluating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s with unobservable variables and measurement error[J].Journal of Marketing Research,18(1):3950.

[31]Gursoy D,Jurowski C,Uysal M(2002).Resident attitudes:A structural modeling approach[J].Annals of Tourism Research,29(1):79105.

[32]Hobfoll G H(1989).Conservations of resources:A new attempt at conceptualizing stress[J].American Psychologist,44(3):513524.

[33]Homans C G(1958) .Social behavior as exchange[J].The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63(6):597606.

[34]Kraimer M L,Wayne S J(2004).An examination of perceived organizational support as a multidimensional construct in the context of an expatriate assignment[J].Journal of Management,30(2):209237.

[35]Leventhal G S(1980).What should be done with equity theory? New approaches to the study of fairness in social relationships[G]//.Gergen K.,Greenberg,M.& Willis R.Social exchange:Advances in theory and research.New York:Plenum:2755.

[36]Loi R,HangYue N,Foley S(2006).Linking employees justice perceptions to organizational commitment and intention to leave:The mediating role of perceived organizational support[J].Journal of Occupational and Organizational Psychology,79(1):101120.

[37]McMillan R(1997).Customer satisfaction and organizational support for service providers[D].Gainesvill:University of Florida.

[38]Murphy P E,Murphy A E.Strategic management for tourism communities:Bridging the gaps[M].Bristol:Channel View Publications,2004.

[39]Murphy P(1985).Tourism:A Community Approach [M].New York:Methuen.

[40]Niehoff B P,Moorman R H(1993).Justice as a mediator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ethods of monitoring and organizational citizenship behavior[J].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36(3):527556.

[41]O Driscoll M P,Randall D M(1999).Perceived organizational support,satisfaction with rewards and employee job involvement and organizational commitment[J].Applied Psychology,48(2):197209.

[42]Pigram J J,Wahab S(1997).Sustainable tourism-unsustainable development[G].//Wahab S & Pigram J.J.Tourism,Development and Growth:The Challenge of Sustainability.London:Psychology Press.

[43]Rhoades L,Eisenberger R(2002).Perceived organizational support: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J].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87(4):698714.

[44]Shore L M,Tetrick L E(1994).The psychological contract as an explanatory framework in the employment relationship[G].In:C Cooper,D Rousseau(Eds.).Trends in organizational behavior.New York:Wiley,1:91109.

[45]Shrout P E,Bolger N(2002).Mediation in experimental and nonexperimental studies:New procedures and recommendations[J].Psychological Methods,7(4):422.

[46]Susskind A M,Borchgrevink C P,Kacmar K M,Brymerd R A(2000).Customer service employees behavioral intentions and attitudes:an examination of construct validity and a path model[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ospitality Management,19(1):5377.

[47]Thibaut J W,Walker L(1975).Procedural Justice:A psychological Analysis[M].Hillsdale,NJ;New York,NY:L.Erlbaum Associates.

[48]Tyler T R(1990).Why People Obey the Law:Procedural Justice,Legitimacy,and Compliance[M].New Haven:Yale University Press.

[49]Willis K(1995).Imposed structures and contested meanings:Policies and politics of public participation[J].Australian Journal of Social Issues (Australian Council of Social Service),30(2):211227.

[50]Zhang Y,Farh J L,Wang H(2012).Organizational antecedents of employee perceived organizational support in China:A grounded investigation[J].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23(2):422446.

Abstrac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ocial Exchange Theory, this essay discusses the influence and action mechanism of perceived justice on community participation in tourism development. Taking Zhuquan village in Linyi, Shandong, as an example, this research makes an empirical test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erceived justice, perceived community support and community participation by constructing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 (SEM).

The results show: (1) Perceived distribution justice, procedural justice and interactional justice exert a positive influence on community participation in tourism development respectively. Essentially, community participation in tourism development is a social exchange. If residents are aware of being treated fairly in the exchanging process, community residents will take part in tourism development more positively in return under the principle of reciprocity and mutual benefit. (2) Perceived distribution justice, procedural justice and interactional justice exert a positive influence on perceived community support respectively. The higher the justice is perceived, the more awareness of the residents that community attaches great importance to their contribution to tourism development and their personal value, the more support and care residents perceive from the community. (3) Perceived community support exerts a positive influence on community participation in tourism development. Suffice to say, when residents perceive more support and care from their community, they will take part in tourism development more positively.

By enriching the theory of community participation in tourism development, this essay provides method guidance to strengthen residents perceived community support and reference for improving the community participation of tourism destination.

Key words:

perceived justice; perceived community support; community participation; tourism development; Social Exchange Theory; Zhuquan Village

(责任编辑:车婷婷)

博彩现金网